goto homepage goto homepage grab RSS 2.0 feed

潭影人生_高二记叙文1200字

潭影人生_高二记叙文1200字

天是均匀安静的灰色,潭边小饭馆亮起了橙色灯牌,窗上映出端盘子少年的轮廓。此刻日月潭终于告别书页,印刻在我的视网膜上,真真切切,触手可及。

搭乘游艇,掌舵的人是个约莫40岁的中年男子,肤色黝黑,腰微驼,他边开船边和我们聊天,在提及我们来自江苏后,他突然异常兴奋,笑着说:“好地方啊!我祖籍就在那儿!当年我爹跟着老蒋来到台湾,就再也没离开……”那男子的声音充满整个船舱,浑厚中带着清朗。

靠了岸,我们挥手和船长作别,我望着这貌似从朱自清笔下流淌出的绿水,心里泛起了说不清的微小波澜。

“大家看我右手的方向!”我被身后这突然的高声喊话吓了一跳,循声望去,见一个导游拼命向涌动的人群挥着小旗,“这就是日月潭有名的阿嬷茶叶蛋!店主人从20岁就在这里,现在已有80岁高龄!”话音刚落便有惊呼。

走近了,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面显现了出来,门口一个破旧的木板上歪歪扭扭写着几个粉笔字“阿嬷茶叶蛋”。我往里探了探,许是刚巧走开,并不见什么阿嬷。屋里只是些破败的家具,最显眼的就是一口很大的锅,茶叶蛋堆叠如山,个个茶色正宗,茶香四溢。

贪婪的深吸这茶香,仿佛看见一个穿着亚麻色绣花衬衣的老妪,满头的银白被一个黑色镂花箍匝住,光洁而整齐,从袖口里不时抽出一只干枯的手挑拨满眼茶色,目光温暖如灯,似挑逗篮中婴儿。她不在叫卖,很少抬头,生意清淡之时,只是安静端坐,攥紧手心里的佛珠,偶尔目光投向眼前急行的路人,却也无半点乞意。眼神虽显迟缓,暗浊的瞳仁却常映出往日旧影……四周清幽静逸,袅袅有暗香浮动。眼前的日月潭似往下沉了几沉,绿的愈发深浓。我不知为何要这般细心勾勒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,似本就深藏心底,只是彼时拭去其灰,移至眼前欲与其对话。

从20到80岁,简单几字,一个粉面明眸的少女变成了佝偻老妇人,但转念:人生代代无穷己,江月年年只相似,这不得不说是大自然有意的昭示与启迪。方才船长的模样和他说“一直在这开船,不想离开”的幸福表情也一并涌来,一生卖茶叶蛋或一生开船,潜藏的是自甘清冷却坚定的坚守,遗忘的是生命的冲撞与对峙。

我突然感觉到一种超脱的柔软。想起那日晚自习后登上教学楼的最高处,外面的街景是精心挑抹好的暗橙色,车灯穿过浓雾直刺而来,行人是小小的灰色质点,或急或缓地移行。周围各种声响宛若自遥远处飘来,心境与环境有如此默契,尖锐的东西突然失了棱角,有一树圆圆的绿荫覆过周身。而潭影中的人,怀揣着一份更为深微更为精致的心志在此修行。日子过得似水流长,安静无波澜,每一个日子却琳琅如粼粼波光,平静流逝,不想挽留,亦无可期许。我们年少之时不论出自何种原因,迈上的那条路充满未知,但我们执拗地坚守,无关他人无关时代。物质只是时光里的尘埃,顺应天地之道,一心向善,不动声色,尽其充满。最后什么也忘不了,也什么都记不住,永远留在当年私闯入的边境。

隐匿在潭影中的船长和阿嬷,在风起云涌中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方式。“让生命与繁华相爱,即使岁月以刻薄与荒芜相欺”,自己的繁华,只能自己寻觅。

云层变得格外浓稠,落日竭尽所能将余晖从每一个可以趁虚而入的稀薄处散落。开始滴雨,日月潭仿佛又进入书页的画中,依稀还能看见游艇在潭面划过的水线,伴着茶叶蛋醉人的余香。

Write a comment:

Please leave your suggestion, advice and critcs here.